色久久综合网址:MMM880.COM
  • 七國1-7

    时间:2019-08-01 14:09:26




    本篇最後由 ptc077 於 編輯



    一、妖星禍天,亂起邊山



    ? ?? ?? ?? ?? ?? ?1、冷靜分析一下,果然是穿越了



    「八十九、九十、九十一···九十九、一百」



    清晨的陽光帶著初夏微熱的風穿過窗戶,落在了臥室裏一具滿身大汗的身軀

    上,剛完成了100個俯臥撐的身體猛然站起,頭上的汗水順勢便流過了一張劍

    眉星目的臉龐。鍾離勿,十八歲,面容算不得出衆,但是配上他那久經鍛煉的健

    壯身軀,便自然顯露出一股猛虎般的氣勢。他的父親鍾全原是當地文體係的官員,

    後來辭職下海經商,憑著家中積累的人脈關係和自身的手段,多年下來在本地也

    成了有頭有臉的人物。當然,鍾全最得意的還是娶了夏玉顔——鍾離勿的母親,

    也是當地有名的美人。鍾全是著實很愛夏玉顔的,這些年來即使是自己最困難的

    時候也未讓她吃過苦,無論想要什麽就買什麽。幾萬塊的包包,買;



    幾百萬的車,買;甚至爲了不讓她無聊,買下了一家大型美容院給她當玩具。

    而夏玉顔也確實對得起鍾全這樣的付出,這從老是會出現在她身邊的一些狂蜂浪

    蝶就可以看出端倪,夏玉顔是真的擁有可以被稱爲「絕色」的姿容的。長久的細

    致保養使得時間仿佛在她身上停止了,人妻、人母的身份卻又讓她三十六歲的胴

    體散發出一種別樣的魅力,仿若一壇微微發酵的美酒,引人心弦顫動。雪膚、酥

    胸、細腰、長腿,便是不看臉,也是一副能讓人從裏燒到外的身體,更何況她還

    有著那般「勾人」的臉龐呢。眉眼間那抹誘人憐惜的風情混合著少婦的獨特韻味,

    讓人毫不奇怪她爲何會在十八歲就生下了鍾離勿。若是你有幸得手了這樣的尤物,

    怕是也會迫不及待在那腿心裏射個滿滿當當的。以科學的角度,就是說,夏玉顔

    這個女性有著非同一般的性魅力。人類的根本目的是爲了繁衍,所以異性之間會

    爲了繁衍不擇手段,正因如此,夏玉顔這種一眼就讓男人想到床的女性在面對男

    性時天生就擁有優勢。



    「所以說,長得漂亮是真的可以當飯吃的。」完例行鍛煉後洗完澡的鍾離勿

    一邊擦著頭發一邊想到。「而把鍾離這個家中的古姓留給我算什麽呢?愛屋及烏

    麽?」鍾離勿搖了搖頭,拿起房間裏的行李箱,走出了房間。「小五兒,快點兒

    來,」一聲清亮甜美的聲音從樓下傳來,「今天這麽熱,咱們快點到機場去啊,

    熱死了。」他循聲望去,只見別墅門口,夏玉顔穿著一身及膝白裙,腿上套著一

    雙肉色絲襪,腳上則是一雙綁帶細高跟,一邊微蹙著眉扇著風一邊對著他嬌嗔道。



    而看著母親身旁鍾全略顯疲乏的面容,他一邊想著:七年之癢什麽的,在媽

    媽這恐怕不存在的吧。一邊笑著答道:「來了,媽。」



    鍾家夫婦不知怎麽想的,特意要在百忙之中抽出一個假期陪著孩子出國旅遊。



    「其實真的沒必要,」鍾離勿坐在候機室的沙發上,一邊嘬飲著冰可樂一邊

    看著旁邊膩味的爸媽想到:「你們不去我反而會更自在……」



    ? ? 「喲,這不是鍾老哥麽?真是巧啊,哈哈哈。」伴隨著聲音走過來的是一個

    中年人和一個小夥子。



    ? ? 鍾離勿翻著眼睛打量了一下正在握手的的兩個男人以及旁邊那個正在偷瞄老

    媽胸口和絲襪的小子。梁心遠,也是當地有牌面的商人之一,和老爹有生意上的

    來往。



    梁子虛,梁心遠的獨生子,幼年喪母使得梁心遠對他十分溺愛,讓這小子長

    成了本地有名的花花公子,據說小小年紀已經玩過不少女人了,自己倒是因爲父

    輩的原因和他認識,卻沒有深交。不管父母之間的寒暄,梁子虛滿面笑容的向他

    走來,「勿哥,好久不見了,你們也去X國玩啊,真巧啊。」



    ? ? 「是啊,挺巧的。我記得我之前倒是和你說過一嘴。」鍾離勿面色平淡的的

    站起來,看了看父母,順嘴說道。



    ? ? 「呵,這……」梁子虛的笑容一下子變得有些僵,但是還沒等他說完,鍾離

    勿就拿起行李,走向父母說:「爸、媽,時間到了,咱們登機吧。」



    看著鍾家三口離開的背影,梁子虛面色陰沈了下來,咬牙低聲道:「操你媽。」



    「子虛!」



    梁心遠皺著眉頭看著兒子,「這次可是特意抽出時間陪你去X國旅遊的,你

    能不能懂事點?!」



    ? ? 梁子虛瞥了一眼父親,扭頭便向登機口走去,嘟囔道:「誰要你陪!有賊心

    沒賊膽的老東西!」



    ? ? 「你!」梁心遠看著兒子的背影,長歎了一口氣,又望向登機口,不知在想

    些什麽……



    ? ? 「現在插播一條重要新聞,X航xxx航班失聯……」



    鍾離勿睜開了眼睛,發現自己站在一片樹林中,摸了摸身上,衣服沒有任何

    破損,仍是上飛機時穿的那套,身體也沒有其他異常,未發現有疼痛和傷痕。那

    麽,仔細回想一下,最後的記憶是飛機上的警報,異常的抖動和閃光,在那種情

    形下,自己想完好無損的活下來的幾率小到可以忽略不計,更不用說是站在樹林

    裏醒來了。



    ? ? 「完全不符合科學啊。那麽,果然是穿越了麽。」鍾離勿扭了扭身子,長歎

    了一聲「唉。」即使一向冷靜理性如他也不禁有些手足無措,倒是受了不少穿越

    文熏陶,可是驟然來這麽一下,誰都會頭痛啊。當務之急是要找到老爸老媽啊。

    「希望他們平安無事啊,尤其是老媽啊。」



    ? ? 想到這裏,鍾離勿的心理開始微微焦急起來。正猶豫著往哪個方向走去時,

    忽聽得一聲熟悉的尖叫聲。老媽!鍾離勿趕忙向那個方向沖去。情急之下,他沒

    有發現,起步時他踏足的的那塊地面竟然裂開了,而他在樹林間穿行的速度也遠

    超常人。



    花開兩朵,各表一枝。我們再來看鍾家夫婦這邊的情況。在一段時間之前,

    鍾家夫婦互相摟抱著出現在了一片樹林之中。「老公!嗚嗚嗚。」夏玉顔緊緊抱

    住了丈夫哭泣,她只記得飛機上急促的警報以及那劇烈的抖動,慌忙之間撲向了

    丈夫,絲毫未察覺他們竟然移到了一篇奇怪的樹林裏。



    ? ? 「好了,沒事了,玉顔。」



    倒是鍾全畢竟經過大風浪,迅速鎮定了下來,一邊安撫妻子一邊打量著周邊

    的環境,思考之下不禁想到了那個不可思議的答案,臉色微微陰沈了下來。他擦

    去妻子的淚水,柔聲說道:「玉顔,你冷靜下來,別害怕,我們還沒死,我們因

    該是……穿越了。」



    ? ? 「啊?」夏玉眼睑上掛著淚水,愣住了。



    「別害怕,玉顔,我們先走出去,再找到小勿,他一定沒事的。」



    ? ? 「嗯。」



    看著身後牽著自己衣襟的嬌妻,鍾全本來已沈寂的內心仿佛煥發了年輕時的

    活力。



    自己要保護好妻子,找到兒子,憑著自己的本事,穿越到這個地方,還怕做

    不出一番事業?!一時之間不禁豪情萬丈。可就在這時,只聽得咔嚓一聲,他只

    覺腳下猛然一痛!不禁痛呼出聲!「啊!!!」夏玉顔嚇了一跳,連忙低頭看去,

    竟然是一只生鏽的捕獸夾,死死地夾住了鍾全的左腳!鍾全痛的躺倒在地不停抽

    氣,夏玉顔試著用手去扳動夾子,卻是紋絲不動,一時之間心煩意亂,手足無措。



    這時,只聽得旁邊樹林間一陣草木翻動聲,一個身披褴褛草衣手拿鐵叉的男

    人跑了出來。「哎呀呀!這是咋個回事?」他一見這狀況,不禁傻了眼。



    ? ? 自己放的夾子怎就夾住了這位衣著華麗的貴人?這邊境的深山野林裏,這兩

    位貴人怎麽孤身到此啊?這夾壞了人,我可怎生是好啊?



    ? ? 「這位大哥,還請你救救我丈夫啊,嗚嗚嗚。」夏玉顔見到來人不像壞人,

    連忙求救。



    ? ? 這獵戶本在頭暈腦脹時,卻聽得這嬌泣之聲,不禁向這女人看去,好一個美

    人啊!這獵戶這輩子哪見過這般美人,這般衣著?心想這富貴人家的婦人就是不

    一般,這身段,這屁股,這腿子,還有這衣服,嘶~一時之間竟看愣住了,是口

    水也流出來了,陽具也硬起來了。



    「咳咳,」鍾全見到來人,趕忙挺住疼痛,盡量不露慘相,向著獵戶說道:

    「這位兄弟,我夫妻二人來著山林遊玩,不想竟然誤入陷阱,還請您幫助我們脫

    困,日後必有重謝。」



    ? ? 獵戶聽到這男人說話,陡然清醒過來,暗罵自己想瞎了心,竟然妄想沖突貴

    人,連忙道不敢不敢,上前起開捕獸夾,俯身將鍾全背起,說道:「我這就將大

    人、夫人送出林子,前方還有一段林子,還請夫人跟緊我。」



    ? ? 夏玉顔見丈夫得救,又遇到好人,自是千恩萬謝,連忙答應。一邊走著一邊

    想著馬上就可以逃出這裏找到兒子了。卻突然間又聽得丈夫鍾全一聲痛呼!



    ? ? 「啊!!!」



    卻見一只青色的蛇正咬在丈夫的左臂上!獵戶聽的貴人痛呼,連忙回頭一看!



    不禁大驚失色,趕忙將人放下,拿起鐵叉插死了青蛇。



    ? ? 「壞事了壞事了!竟叫青葉蛇咬了!這裏離鎮子還有上十里,找不到大夫可

    怎生救得了哦?!」



    ? ? 聽得獵戶捶胸頓足說的這一番話,夏玉顔不禁悲從心頭起,回想起了自己與

    丈夫這些年的種種,猛然間下定了決心,扯下了丈夫的衣袖,俯下身子就想用嘴

    嘬出毒液!



    獵戶見此,卻看呆了。你道是被夏玉顔的救夫義舉感動,驚呆了麽?非也非

    也!卻是看見這美婦人翹起的豐臀,被這珠圓玉潤的美人給美呆了!這獵戶只覺

    心底有一團火只燒的渾身大汗,欲念大熾,陡然間便是惡從心頭起,喉頭乾咽下

    一口唾沫,顫聲說道:「夫人……」便挺著快要漲破褲子的陽具撲了上去。



    「啊!」「啊!」只聽得鍾家夫婦兩聲痛呼!



    ? ? 可憐那夏玉顔這半天來突逢大變,心律交瘁,又吸得蛇毒入口,渾身無力,

    此時被這腌臜獵戶從後壓上,真是又怕又氣!更可憐那鍾全先是傷了腳,又是被

    毒蛇咬傷,身體疼痛,無力動彈,此時又見得嬌妻在自己身上受辱!一時間血往

    腦子沖去!不禁雙目赤紅!目眦盡裂!「啊,大哥你放過我吧!我和我丈夫會給

    你錢的!」



    ? ? 夏玉顔無力地扭動著嬌軀哀求道。她卻不知她那如泣如訴的嬌媚聲線對此時

    的獵戶來說就像是最好的春藥。



    ? ? 只見得獵戶雙手扯下了夏玉顔身上的裙子,一面用那灰塵滿布的手撫摸著這

    光潔似雪的嬌軀,一面流著口水胡亂親吻著她的全身,嘴裏胡言亂語道:「夫人,

    你就從了我吧……唔,好美的肉……我要在大人身上日你,夫人……日後便爲我

    生孩子吧,夫人……我就在此日的夫人你爲我生孩子吧。」



    ? ? 他一只手揉捏著身下的美肉,一只手扒下了自己的褲子,露出了自己那髒臭

    黑粗的陰莖,拱起屁股便往夏玉顔的下體聳去。黑與白,肮髒與聖潔,情欲與淫

    穢,在此時此地,即將混一。



    「啊~」夏玉顔的一聲嬌呼。



    ? ? 「哦~」獵戶的一聲快意的呻吟。



    ? ? 「這是個啥?」



    獵戶感受到陽具上別樣的感覺,一邊聳動著下體一邊看去。原來是夏玉顔下

    身穿著的肉色薄絲褲襪。這獵戶不識得此物,再加上一時性急便沒有脫下此物,

    更是將這薄薄的一層褲襪套在陰莖上頂進了夏玉顔的小穴中!



    ? ? 「啊~啊~不要啊~痛啊~」夏玉顔承受著身後的撞擊,嬌喘著。



    ? ? 獵戶此生哪享過這般滋味?更是不管不顧地聳動起來!啪啪啪啪啪的悶響一

    時之間在這片樹林間回蕩。那獵戶平時長年在山中打獵,沒見過什麽女人,此時

    那積了上十年的力氣和淫欲一下子爆發出來,在夏玉顔的嬌軀上盡情發泄。之間

    的他下身頂著夏玉顔猛操狂日,上身卻把夏玉顔的身子扳起,一雙髒手把那對美

    乳揉捏的乳頭高高翹起,還用舌頭舔舐著夏玉顔的後頸和光潔的背脊。



    ? ? 「啊~啊~啊~唔~唔~老公啊,老公~」夏玉顔一直是被丈夫捧在手心裏

    呵護的,哪裏受過這般野蠻粗魯的操弄?一時竟被這獵戶的狂抽猛送弄得雙眼翻

    白,語無倫次。



    ? ? 「啊啊啊啊啊……」猛然間夏玉顔挺起上身,高聲嬌呼!她只覺下體暢快無

    比,一股熱流從身子深處洶湧沖出!



    從那獵戶死死插緊的小穴處疾馳而出,滋了丈夫鍾全一臉一身!她竟被這獵

    戶操弄到高潮潮噴了!這可是她和丈夫這些年來做愛都未有過的體驗!這還是隔

    了一層薄絲襪,要是肉貼肉的無套操弄,那得舒爽到哪裏去?!而在看鍾全呢,

    不知是蛇毒攻心,還是因妻子在自己身上被人淫辱氣的,他竟已圓瞪雙目,血淚

    橫流,當場去世了!



    而此時,夏玉顔卻是高潮之後舒爽的癱在了獵戶身上,閉目微微喘息著。獵

    戶揉弄著那對已經泛紅的酥胸,淫笑道:「夫人,可還快活?再來,便爲我生個

    孩子吧!」說完,就拔出還硬挺著的肉棒,把夏玉顔的身體翻過來放在了鍾全的

    屍體上,用手撕裂了她襠部的薄絲褲襪,擡起屁股就要無套插入這絕色人母!夏

    玉顔此時方醒悟過來,連忙叫道:「不!」而她也正好看到獵戶背後一道黑影疾

    馳而來!



    而鍾離勿這邊,他一路飛奔,循著尖叫聲的方向趕來,終於在撥開重重樹葉

    密布之後,見到了尖叫的來源——那是一個男人正壓在一個婦人身上,正要行那

    醜事!他眼神一凝,來不及多想,便腳下發力,合身撞了過去!



    美母夏玉顔究竟能不能逃脫被他人無套插入的厄運?鍾離勿究竟能不能趕得

    及阻止這一樁惡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