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性爱技巧>愛妻醉後上錯床

愛妻醉後上錯床 -




星期六是我太太月兒的生日,表妹盈盈約她未婚夫男朋友Paul,我和月兒,到她新居裡一起晚飯,一起幫她表姊月兒慶祝慶生日那夜非常炎熱,月兒纖細的小腿穿著6吋黑色高跟鞋和超短的旗袍。我盯著漂亮性感的月兒,玲瓏浮凸(34F-23-35, 158cm)。高大同黑實的Paul 一直不停的偷窺到她胸脯。



當晚飯開始的時候,Paul拿出了各式名樣的白酒紅酒!當12點多我們不知喝了多少的酒之後,每個人看起來多像有點醉了,我倒在沙發上呼呼大睡,盈盈搖搖晃晃的要回房間。



兩個小時後我醒來,看看碗錶,已是零晨二時多了,我卻聽到盈盈家?傳出老婆的聲音。月兒醒了。雖然聽出是她和一個男子在輕語的聲音,但是不知在鬼鬼祟祟說甚麼。再仔細的一聽,房裡隱約有話聲傳出來,但卻很小聲,若非仔細的聽否則聽不出來的。我想:「他們究竟在幹甚麼?」



當我輕輕的打開門,月兒的聲音便聽得清楚了,我心裡秤然的跳了起來。我見燈光微調到最有情調的光度,音響放出清柔淡雅的樂曲,我所見的景象讓我看得目定口呆,大驚失色!



月兒她一身酒氣,似醉似醒的躺在沙發上的喊:「哦…啊…Paul你這個人…你想幹甚麼啊?快點放手啊。我可沒有說我是你的宵夜啊…你摸夠了看夠了沒啊?」月兒性感的小腿輕鬆的在空中踢著。



Paul答:「我…對不起,表姐妳太美了,請你不要怪我,我是情不自禁的。我忍不住就…妳就給我這麼一次,好嗎?只要我們別說出去,他們就不會知道的。」Paul一直輕輕的撫揉著月兒暴露的小腿。



月兒秀髮淩亂,笑著輕聲的說:「我有丈夫的啊! 你怎麼可以這樣…」月兒好像很享受似的,眼睛半瞇著,嘴角掛著微笑。



Paul回答說:「月兒表姐,就這麼一次嘛! 我無時無刻都在想著妳,我每天早上都因妳一柱擎天。」



想做愛就說得月兒天上有地下無!



月兒用嗲嗲的聲線就說:「你真是厚臉皮。既然這樣慘情,為甚麼不向盈盈反映,既可以妥善解你燃眉之急,還可和盈盈開心。你不要惹我啊! 盈盈也是美人兒嘛! 她的身材也漂亮極了! 我叫她服侍你,給你預支蜜月。」



Paul說:「盈盈是守身如玉的正經女孩嘛! 」



月兒低聲溫柔的喝斥說:「你暗示我就是不正經的女人嗎?」



Paul連忙解釋說:「可是…我早就暗戀妳了。」



月兒低聲笑道:「哈哈。你真是天真可愛。你平常如何解決你的一柱擎天?打飛機嗎?」」



「不要說我天真,我就是喜歡又美又甜又成熟的女人。」Paul一邊說著,一邊打開月兒旗袍胸口的鈕,舌頭也一刻都沒有閑著,一直溫柔的舐著、啜著月兒旗袍衾領半開的胸部,已經整整讓大半個乳房呼之欲出了。



「噢…妳老公真是有艷福,能夠娶到妳這樣的妻子。」



月兒的臉早就羞得通紅了。她的胸口被Paul力壓之下,一對豐滿的乳房被擠得越露越多,幾乎破繭彈跳而出。月兒有些高興,她就笑著低聲說:「你的嘴真肉麻…人家有丈夫的啊!你一心壞企圖。」她就一邊輕輕呻吟。



「噢…美人表姐,你丈夫一定喜歡妳的乳房得了不得,天天撫摸了?搞上妳,我精盡人亡也甘心。」



我簡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精盡人亡」!

我心愛的妻子被人搞,我看到此情況不禁怒火中燒,我竟然偷窺我的愛妻偷男人,正要衝上前時發現我下面不知何時己極速膨脹起來。硬了的我好像就沒有怎麼生氣,甚至嬌妻被人搞,我竟然有了一絲刺激感。



月兒有些猶豫,一邊呻吟一邊說:「真的?…你早存歪念,你們男人都是嘴巴在說謊。萬一盈盈和我丈夫醒來你怎辦? 」



Paul:「我們不要太大聲,表姐夫和盈盈不會醒過來的,妳安心的吧。我沒有騙妳,其實要不然妳是醫生的太太…」



沒想到平常端莊的太太聽到Paul那挑逗的話不禁臉紅,眼睛水汪汪的看著Paul。



月兒用手撐著半躺在沙發上拋著媚眼,淫蕩的笑著說:「要不然怎麼樣?」她一邊說著,一邊擡起右腿,用美腿上的黑色高跟鞋磨著Paul 的頸和臉。月兒故意讓Paul偷看她短旗袍下的春光,6寸長的鞋跟不斷輕輕的撩著Paul的耳珠,她挑逗Paul 的一切盡在不言中。我心想自己也覺得很興奮,不如看看後續發展。



Paul:「要不是妳有丈夫我早就要上妳。」



月兒扭動纖腰臉頰泛紅說:「你不要再提我的醫生丈夫了,再提我不給你來玩了。色中餓鬼。」她的頭腦還清醒。



Paul吃吃笑著道:「今晚我就要和妳花燭洞房。可以吧?」月兒妙目緊閉朱唇微啟,內心卻聽得有幾分得意。



月兒媚態盡現,淫蕩的輕聲的嘆謂:「口甜舌滑,這個時候我說不願意也行嗎? 我今晚就今晚就是你的新娘,淫蟲老公…」月兒一手摟住Paul的脖子性感的笑起來,露出雪白的牙。她已經控制不住自己的情慾了。



我真懷疑這是不是我的太太。漂亮的女人真麻煩,這色狼得手了。



月兒那種成熟女人性感又妖媚的微笑再配合了又甜美又嬌膩的語調,Paul不等月兒把話說完,立刻衝上前去,就把她的雙腿擡起,變成非常淫蕩的姿勢,再用力把小內褲往她的腳尖方向推去,順利的把她的小內褲脫檔到腳跟,再回身用手把它拿掉,月兒開始微開嘴唇而且性感的呻吟著。Paul把頭移了下去,只見月兒無毛的「白虎」穴花瓣已經分泌出大量的淫水。淫水早己將下體搞得濕淋淋地,在大腿根部形成一灘水漬。



Paul 興奮的在她的臉上輕吻說:「妳的白虎, 好美。你都濕透了。」其實月兒是在我鼓勵之下找醫生做激光的,之後她一直說她的光鮑總是很容易滴水,估不到她的白滑鮑魚現在卻益了其他男人。





Paul貪婪的親吻月兒的粉頸、耳朵,她輕輕的哼吟幾聲,接著Paul伸手胡亂抓著奶子。月兒撒嬌的推開Paul,她的兩顆豪乳在Paul的面前炫耀彈跳著。雪白光滑的奶子在光線照射下美極了,Paul壓在月兒身上,然後他伸手握住月兒胸前高聳豐滿搖搖慾墜的乳房,輕搓細揉的愛撫著,他兩手開始把玩月兒的大奶子,而月兒把眼睛緊閉著,任由Paul玩弄著啡紅色的乳頭。月兒光著身子,一臉得意,忍不住笑起來,身上只穿有一對6寸的高跟鞋,黑絲襪和我今年送她的生日禮物: 左手無名指上的鑽石戒指。



Paul很高大,月兒很嬌小,可是他很憐香惜玉,他慢慢去玩弄、慢慢去撫摸月兒,一步一步帶領月兒進入佳境。月兒體會到令人銷魂的境界主動獻上香唇,就這樣月兒與Paul便濕吻起來。Paul抓住她的右邊奶子,低頭含乳頭,用舌尖舔著,用牙輕咬著,月兒忍不住酸軟的胸襲挑逗,玉手緊緊抱著Paul的頭。Paul又吸又舔的吻著月兒的乳房,用舌尖挑逗她堅挺的乳頭,左舔右咬的,月兒低聲呻吟著。月兒的大陰唇微微地張開,Paul小心的分開它,看到了陰蒂,再往兩邊分開一些,Paul把鼻子伸過去聞了一下。



「讓我嘗嘗你的蜜汁貴妃蚌吧!」不待月兒答覆,Paul已將頭埋在了她的雙腿之間,品嘗著她的小嫩穴,Paul以舌尖快速的舔著月兒的陰唇。



Paul淫笑道:「呼呼,你的愛液可真是甜美啊。」Paul將月兒下體流出的液體全部地吞進了肚子裡,好像月兒的愛液是什麼瓊漿蜜液一般。受到靈舌不斷挑弄,敏感的月兒不住扭動嬌軀,更滲出源源不絕的鮮蚌汁,令人甘之如飴的鮮味精華。愈來愈強的情慾,使她的身體大力地顫抖,雙手用力抓住Paul的頭髮,從月兒的嘴裡傳出斷斷續續的呻吟聲。我妻子的嫩蚌竟然變成了Paul的午夜點心。她的嘴裡開始發出「嗯…」的聲音。



Paul道:「你喜歡為我吹簫嗎?我看你的嘴唇是那樣的美麗,你的整個嘴巴豐滿性感,你願意嗎?」Paul快快的把自己剝得一絲不掛。



月兒主動用手握住挺立的肉棒,一臉驚喜說:「啊…你的東西怎麼這樣粗大?」她不斷的去撫摸大肉棒,她和Paul形成69式。



月兒握住在叢草中挺立的肉棒,翻開包皮露出龜頭,一下就將充血的龜頭含在嘴裡慢慢向嘴裡送,由肉棒根部舔到頂端,再從頂端舔到根部,上下不停的翻滾著舌頭,刺激著龜頭;接著又把龜頭含進嘴裡,一邊把頭上下套動,一邊用舌頭在嘴裡刺激著龜頭。Paul開始前後擺動,把火熱的肉棒在她的嘴裡前後滑動。



「月兒……啊…噢…你的舌技鑽得我好舒服。」我的妻子竟然和別的男人口交。不過我也覺得很興奮,我發現我下面己很硬了。



月兒隨著陰莖的擺動而上下搖動著頭,不停的呻吟;火熱熱的龜頭不斷撞擊著月兒柔軟的香舌,她濕潤的口腔、溫柔的舌頭不斷刺激著Paul的每一條神經… Paul將頭埋在了她的雙腿間的小穴,以舌尖舔著月兒的貴妃蚌。敏感的白滑貴妃蚌源源不絕的滲出鮮蚌汁。



「唔……」她口含著勃起的陰莖,語音不清地呻吟著。「啊……啊……噢……噢……好……舒服……好舒服……唷……對……對啦……繼續……繼續……再繼續啦……啊……好棒……再來……再……來…啊……怎麼會……怎麼會這麼舒服啊……啊……噢……噢……噢……」



月兒一臉媚態說:「啊……幹…我…吧…淫蟲老公……哦…啊……」月兒的叫聲也越來越大,我想她已經忘了我也在這屋子裡了。



Paul擡起頭來,拿來枕頭墊高她的臀部。月兒躺在沙發上挺起腰, 雙手頂著Paul的胸膛,她一頭及背的漂亮長發往後,她的舌頭舐著、啜著Paul的乳頭。Paul便立即提著小弟弟插入去,Paul只插進了龜頭她便已不停地呻吟著,雙手緊抓著,牙齒緊咬著下脣,呼吸更加急促了。此時,月兒臉頰泛紅,不斷喘息,後背不停起伏。只是緊閉雙目不敢轉過頭,看來又是羞愧又是興奮。她全身繃緊,蜜穴猶如湧泉,小嘴中發出撩人的呻吟……



月兒只讓手按在Paul身體兩邊的沙發背上,扭動著身體,不時變換著角度,讓陽具或上或下或前或後地在陰道裡進出,幹到銷魂處,不時搖頭擺臀,秀髮猛甩,胸前兩個豐乳更是晃蕩不已,乳波陣陣。只聽到月兒的叫床聲和Paul肉棒碰擊月兒陰脣的啪啪聲,房間不斷傳來啪、啪、的聲音,月兒淡淡輕聲的:「 噢… 半小時還不射… Paul把你射吧……喔…Paul… 插我…」



「告訴老公!老公插的你舒不舒服?爽不爽啊?」Paul加快抽插的速度。



月兒咬唇不住的呻吟淫叫, 腰部以下前後馳騁,Paul的速度也逐漸加快,看到我的愛妻不停的把頭前俯,後仰,她那秀麗的長發也因甩動而更加媚。

突然,月兒輕聲叫:「淫蟲老公…好舒服啊…噢…high…啊…插死人了…你好大…好硬…好厲害…哦…啊…淫蟲老公…我已經不行…饒了我吧…射在裡面…啊!!噢…插死人了…」她滿足的呻吟著。



Paul:「你呀,是我見過的最美麗的女人,也是我見過的下面流水最多的女人,你知道嗎?」他享受著下體不斷傳來的舒爽感受,肉棒彷彿泡在熱水中似的,連睪丸都濕淋淋的,月兒的水可真夠多,他真是爽翻了。他的舌頭捲住月兒的舌頭,她被動的和他接起吻來,但是不一會兒,月兒就沈浸在他的熱吻當中,他不時的吸住月兒的舌尖,又輕輕舔月兒的牙床,還在月兒的舌根底下輕輕打轉,月兒全身心地投入到熱吻當中。



月兒也雙手緊緊地摟住他的脖子,下體也無意識的在他陰莖上輕輕的摩擦著,早忘了自己該幹些什麼了。良久良久,他的嘴離開了月兒的唇,月兒依然戀戀不捨的回味著剛才的快感。



「我們換個花樣,I have a surprise for you.」說著,月兒就抓住了 Paul的雞巴含進嘴裡,吐出雞巴, 就自己趴在地上,屁股拱得老高,「Paul,快D來舔我的小菊花吧。」



Paul扶著她蹶起的屁股,掰開月兒的兩瓣美肉,開始瘋狂的舔食我月兒的肛門,舌頭賣力在月兒的肛門?伸縮。月兒雙手撐著,屁股微微翹起,開始享受下身傳來的陣陣快感,月兒頭慢慢後仰,眯著眼睛,鼻息也粗重起來,不時發出一兩聲呻吟,「唔…那?……那?好爽……我受不了…喔…的……」Paul 的舌頭挑逗月兒的肛門, 在月兒的肛門裡慢慢插, 慢慢舔。月兒不住的顫抖,嘴裡同時發出模糊呻吟賣力地扭動著屁股。





「Paul,快D來吧。快……快……D入後面… hurry up」昏暗的燈光下,只看見月兒翹翹的屁股。





Paul明顯地喜出望外, 用力往外搬開她的兩片大屁股,自己用力往前頂。月兒讓肉棒一寸一寸的沒入肛門,月兒同時發出類似抽泣的呻吟。



「月兒我已經全部插進去了,你感覺到了嗎?你痛不痛?」



「I am so full, 好像要被你撐破一樣,不過只要你喜歡,我就喜歡。」



停止了幾分鐘,月兒的屁眼已經不再像開始那樣的羞澀,越來越多的淫水和她越來越大的浪叫可以證明,她已經能夠感受到一些快感了。



月兒性感的趴在地上翹起她那性感的臀部,回過頭以淫蕩的表情看著Paul,月兒輕輕溫柔道:「你快D動啊,我裡面習慣了...你可以插了... you fuck my ass」



Paul開始大幅度抽插,全部抽出肉棒,然後又全部插入,然後重複著這個動作。



「呀……唷…my goodness…唔…… …」沒想到我漂亮的老婆月兒屁眼竟然快感連連。



月兒主動收縮著屁眼的肌肉,配合著前後搖動著,Paul從腋下伸過雙手緊握住34F豐滿的乳房,用力地揉搓著,瘋狂的將肉棒直進直出地在屁眼中抽插。房間不斷的傳來啪、啪的聲音...月兒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感覺, 長髮淩亂不堪, 忘情的擺動著屁股配合著抽插。



她在Paul的懷?…我怔在那?。想,我就這樣看自己的老婆被男人玩走後門。幹到穴兒的肉都翻了出來! 漂亮老婆月兒像隻騷浪母狗般的讓Paul插著,她很爽。



Paul輕聲:「好舒服,你後面又緊又熱…你真是一個天生的尤物,今天終於操到你了…」Paul在用力地大幅度抽插月兒,Paul雙手遊移在穿著絲襪的修長大腿,隔著絲襪的感覺比直接撫摸肌膚令他更興奮。



「哈!哈!你天生是個騷貨,就算給男人輪流玩,你也會舒服的!求老公找其他男人來輪流玩你啊!」Paul雞巴不停抽送。



「哦…Paul …啊, fuck me harder…哎呀…我要…男人…輪流玩我…找男人…來輪我…」月兒臉都不要了。由於後庭被強烈的碰撞,月兒進入前所未有的高潮,總算是說出自己內心的慾念,陷入那強烈性需求的望中無法自拔。



她一對柔軟的奶子隨著抽送前後激烈搖晃,配上「噗嗤」的抽插聲,及不停的淫聲浪語,我看了這幅淫穢的場面,迷人美少婦月兒被人幹更催化我的中樞神經。



我心裡生出了點酸溜溜的感覺,而且看她面上流露出滿足的樣子。我全看在眼裡,我有種好難形容的感覺,我就開門撲上溫柔的抱住月兒 ,然後雙手握住她那誘人的乳房,用力地搓揉起來,她仰頭看我,Paul停下抽插,我趕緊停下動作,彷彿這是我打擾了他們。我們沈默了一會兒,他才把大傢夥從我妻子的肛門裡抽出來…



月兒躺在沙發上先說話了:「老公…喔…噢…你…你偷看我。」她已經羞得滿面通紅。



月兒發現我下面己硬了,她也看到我覺得很興奮,也並沒有生氣。



月兒一轉身笑著輕輕說:「老公,你看得興奮嗎?這晚可不可縱容我一下?」。Paul沒說麼,他的陰莖仍然硬直,他偷看我的反應。



我笑著說:「要我怎麼縱容你啊?」

月兒不斷輕輕喘氣說:「今日是我的生日, 我想有一種好受重視的感覺,左擁右抱,兩王一后月兒就不會悶,仲會…你們一起來輪流上我…我會舒服D。餵飽我的貴妃蚌…老公我會更加愛你的。我的生日願望 ok 嗎?」



我笑說:「怎麼餵飽啊?如果妳的愛穴是貴妃蚌,妳就一定是貴妃,如果妳是貴妃,妳就要服侍我才對。」



月兒羞紅的臉扭向一邊說:「老公乖,我一起好好的服侍你們兩人吧。啊…老公,你的貴妃先服侍你啦!」



月兒咯咯地媚笑。這個時候這美淫婦只想要從大陽具中流出來的精液。



我躺在沙發上從月兒背後抱著她展開下半場賽事。我張開月兒雙腿,她的貴妃蚌被最大限度的張開,我一邊繼續玩弄著她的乳房,甚至我用力地握著,讓她的乳房從我的指間跑出,她一直都捉著我雙手,那種感覺令我更加的衝動。Paul便立即把鼻子伸過去聞了一下,將頭埋在了她的雙腿之間,品嘗著她的貴妃蚌,以舌尖快速的舔著月兒的陰唇。



月兒仰起頭來喊:「啊!呀…嗯…嗯…好呀…好爽……真的好爽……」



我笑著低頭一望,實在叫人興奮,我大叫:「Paul好好插這個淫蕩貴妃。Lets fuck her brains out!」



Paul笑道:「難得表姐夫你的心胸廣闊,思想開通。」



Paul便立即興奮的提著小弟弟再次向月兒發動攻勢,Paul握著月兒的纖腰進攻。



「啊!」兩人叫一聲,之後兩人呻吟聲充斥整個房間。月兒不停大叫之餘,不斷扭動蛇腰配合。月兒渾圓的屁股被 Paul撞得「啪啪」作響的聲音… 我一邊揉捏她的乳房,Paul一邊插入她的貴妃蚌抽送,感覺實在太強烈。



月兒的纖纖細手緊握住我的肉棒,不停的上下套動刺激著龜頭。她的頭慢慢後仰,從後主動和我投入地熱吻起來。這時候的Paul完全像野獸一般的姦淫著我的騷月兒,漂亮的月兒也浪蕩地配合著動作任人姦淫她,動作很單純。



月兒享受著從陰道裡傳來的麻癢的感覺,她一臉幸福的小聲道:「…喔…你們弄的…哦…我…好舒服。I want my treasure...」月兒說的 treasure 就是精液。月兒每一句的呻吟都是騷軟蝕骨的叫聲,尤其是來自一把成熟的女性聲線,我感到下體不斷膨脹,跟著她的吟聲搖動。



Paul淫笑道:「表姐夫,你的太太真棒,我爽死了。」



我說:「喜歡插我的太太今晚你就慢慢享受啦…」我一邊看月兒的表情,她的表情可愛極了。



我看著她的臉,她望著我,月兒臉頰泛紅,我更加淫興大發:「好個欠幹的小淫婦,今晚我們一定要把妳姦的爽死!」



月兒實在說不出的快感:「好…好勁呀…再…來啊…啊…噢…好老公…啊…噢…噢…你喜歡看別的男人幹我嗎? 啊…啊…」月兒的胸前兩個大奶子更是不停晃蕩。



「我好喜歡。只要妳喜歡,我就體諒。」看著她的媚態,我希望滿足月兒內心的慾望,我說:「月兒,我就是喜歡看妳被人家玩。」我很興奮。情到濃時,我從後抱著她不停地吻她的頸和耳珠。



Paul 對她的桃花源展開強烈攻勢,激烈地進出。我不斷玩弄著她的乳房,她也放浪地呻吟起來,空氣中盡是情慾的味道。動作變得愈來愈快,月兒的呼吸亦變得愈來愈急促。我抱著她不停地吻她的珠唇。Paul亦快將衝過終點了,更努力的抽送,正當Paul連環攻擊時候,Paul說:「我射入去好嗎?」



我知道月兒最喜愛內射在裡面,伊人緩慢的停了和我熱吻,反過頭來看了我一眼,應該是要求我的贊同,我心想既然月兒已經玩得這麼興高采烈,我今晚豁出去一定要給你們盡興。

我點一點頭表示同意,接著月兒便一面高興地說:「這幾天不是危險期… load your treasure in me (你可以射在裡面呀),射進來…通通射給我,就快到頂喇!噢… Paul用力射在我?面吧… 射我」



月兒不斷地享受大香腸的體內按摩,她的雙眸半開半關,玉手摸著我的頭髮,面龐朝向我用唇語說:「老公 I love you, 我愛你。」我雙手不斷地玩弄著月兒奶子上啡紅色的乳頭,一邊激情地和她熱吻。月兒就像貴妃不斷地享受兩名熱血男子漢的性愛服務。



月兒愈享受愈嗌得愈淒厲, Paul 愈發使勁地進攻,用盡全身氣力,以極速向前衝刺,「啊…月兒…我要射…射了…」月兒感覺Paul的肉棒的一股熱流要射出來。Paul看到月兒接納自己精液的姣態,轟轟烈烈地連噴了十來下才舒服地停止,無力地趴在月兒的身體上喘著氣。我看他們雙雙達到高潮了。



月兒又再一次到達至高無上界境。月兒失神了,軟綿綿的躺在我身上,Paul的陰莖仍然繼續插著月兒。Paul戀戀不捨地擡起身來,把已經軟化的陰莖抽出月兒的陰道,而手卻還在貪婪地搓捏著她的乳頭。



月兒激情過後的餘韻未消,乳房還在顫抖著,微微泛紅。



精液也慢慢地從月兒的貴妃蚌裡流了出來,我看到那些精液慢慢地沿著月兒的大腿流下她的黑色絲襪上。我心中有一種莫名的興奮!但月兒接下來的動作更是讓我衝動,她居然用手去沾弄那些絲襪上的精液,然後放入她的口裡,而且慢慢地吸啜她的手指,再用一種極具誘惑力的淫蕩眼神看著我和Paul。



月兒滿意的說:「Oh, I love the taste of my treasure !」



月兒起身轉到我身後,蹲了下去慢慢的在我股溝和後門附近來回舔,柔和的在後門打圈,重覆由陰囊和睪丸底舔到去股溝,最後用舌頭慢慢開始三淺一深的鑽後眼。屁股傳來一陣柔軟的感覺,刺激傳遞到肉棒上。我覺得自己要狠狠的插過這個淫婦。



突然我感到我的小弟弟被月兒的櫻桃小口給緊緊地包住了。月兒施展出色的口技,一下突如其來的舉動,加上月兒驚人的吞吐功夫,以及一條靈舌,不夠兩分鐘,我已進入高度緊張狀態。我感到我的小弟弟有著一種被向下吸的感覺。一陣顫抖,我終於忍受不住了…我終於把持不住,腰間一陣顫抖,在一陣強烈的抽搐中我的情慾全然噴射了出來,我送了一杯新鮮滾熱辣的豆漿進她的嘴內,一陣突如其來的快感衝上腦門,只覺天暈地眩…月兒的嘴巴都被灌滿。月兒一口氣吞下了我的精液!我看著些許溢出的精液從月兒的嘴角不斷滴下,我再一次攀上了快感的頂峰。月兒細心享受她美味的treasure,樣子十分嫵媚。剛射精的我,已經沒有力氣了!



月兒笑著撒嬌道:「你們剛剛弄的我好舒服。你們都再來吧!我要你們一起服侍你們的王后。Come on guys.」她突然做了王后。



月兒張開雙腿躺在沙發上主動獻上香唇,就這樣月兒與我們便一左一右的吻了起來。她一邊輕揉住我們的肉棒。Paul立即低頭又吸又啜已經發硬啡紅色的奶子葡萄,月兒緊緊抱著Paul的頭。Paul與我的陰莖禁不住再勃起,感覺中她又悄然轉頭看著我們挺立的大陽具。



她的雙腿被我擡起扛在肩上,Paul雙手遊移在月兒的奶子上。月兒眯著眼睛,低聲呻吟著。我看了那些精液慢慢地從月兒的貴妃蚌裡流出來,我要好好的玩玩這個有點醉的淫慾美少婦!



我笑著說:「我要餵飽你的貴妃蚌。」



月兒羞媚的說:「老公,你馬上來服侍我!你快上吧…」



我的肉棒一直在陰唇上摩擦著,月兒開始淫蕩地擺動著屁股。我用力的屁股往前頂,就將龜頭頂了進去滿是燙精液的小淫穴。我感覺到她陰戶發熱,潺潺的淫水跟精液溫熱滑膩的,我的大陽具很舒服。月兒鼻息也粗重起來,不時發出一兩聲呻吟。



月兒叫:「醫生的粗東西怎麼這樣插進……唷…your meat is so thick and hard …美死…嗯…」月兒被幹到說不出話來,淫蕩的叫聲卻突然放慢,月兒轉頭說:「啊……不要停… fuck me 用力幹我……插我……Paul,你舔得奶子很舒服。我受不了…」月兒邊說邊搖動淫穴吸動著我的肉棒。



「喔…Paul …求求你…我想…含…」月兒說著就抓住了Paul的大肉棒,那張誘人犯罪的櫻桃小口又被Paul的大肉棒堵住了。「唔…」她口含Paul的陰莖。月兒不住的呻吟,我的腰部前後馳騁,Paul的速度也逐漸加快幹著月兒的口。



「對……對啦…老公啊…好…好勁呀…再來……再……來啊……啊…舒服啊……啊……噢……噢……噢……」我大幅度重複抽插著這個淫婦,月兒屁股擺動幅度很大。月兒的反應這麼厲害,我差點就射出來了。她張口大喘呻吟,我知道她的高潮又要來了,我的大陽具插得更深,一股熱流由花心中噴出,我與她的陰道融為一體。



月兒的奶子前後搖動著,我伸手緊握豐滿的乳房,瘋狂的將肉棒抽插。 我用盡氣力衝刺,「啊… 月兒…我要射了…」我看到月兒含住Paul的大肉棒的淫態,我興奮地連噴了。我如山洪爆發般,一股股濃稠的陽精射入她的淫穴,她四肢交纏著我的身子,她的貴妃蚌將我射出的吞食的一滴不剩。